短文短篇
于是便流传一段佳话,待我白发苍苍时
作者:徐滨宸 发布时间: 2016-05-17

  于是便流传一段佳话,待我白发苍苍时   万民平均,吾顾见汝,八骏日行三万里,穆王何事不重来……而这答案不知道西王母是否等来,那句,将子无死,尚能复来?代表着女子多少渴望和期待,而男子带着某种使命或者责任就可以这样一去不归了,当我们彼此白发苍苍时,让我陪你走过最后的日子,此生无憾。   

盛夏之际,金色的阳光,耀眼的散满了大地,金灿灿的一片,闪着金光,沉甸甸的果实,压弯了腰。微风轻轻地摇曳着,舞起的阵阵麦浪,层层的荡漾开来,到了天的尽头。蔚蓝的天也为之动容,放低了身姿。大朵大朵的白云,亲吻着丰收的田野。云儿调皮的遮挡着天山皑皑的雪,分不清,哪儿是云,哪儿是雪。   

马儿踏着欢快的脚步,挥舞着皮鞭,画在空中,优雅的舞着,高声吟唱着歌。   

望向天山,遥想当年那瑶池边,那分离时,西王母问:'白云在天,山陵自出。道里悠远,山川间之。将子无死,尚能复来。周穆王'答曰:'予归东土,和治诸夏。万民平均,吾顾见汝。比及三年,将复而野。于是便流传一段佳话,结局只还是:瑶池阿母倚窗来,黄竹歌声池地哀。八骏日行三万里,穆王何事不重来……而这答案不知道西王母是否等来,那句,将子无死,尚能复来?代表着女子多少渴望和期待,而男子带着某种使命或者责任就可以这样一去不归了。   

面对爱情,不管多么美好,都被认定为私欲,而无大爱,可何为大爱?何为儿女情长?难道说男人深爱一个女人时似乎便是劫难了。江山和美人的选择题,到底是考验了谁?   

在这广阔的天地间,世间万物都变得渺小了。而在这残酷无情的世间,情真所至,无不让人得以生息,繁衍。平凡人家只期待简单平静的生活,对于爱情无限遐想。彼此相识,相恋,奔跑在田野间,追逐在山峦里,戏嬉在湖畔边,依偎在怀抱里。看着花开花落,春来秋去,说着你爱我,我爱你,总觉得这一切都是注定的,彼此不会分离。多年后,竟只成了最深刻的回忆,被封存在最深的角落。彼此互相伤害,最终发现离别才是最痛。你我成为彼此回不去的理由,当年的誓言变得如此残忍,深深的遗憾,换来此生无法弥补的伤痕。   

彼此再相逢在某处,泪眼互诉情长,肝肠顿断时,总是想如果有来生,我定不负你。可来生在哪里,我只要今生,今生我要和你共白头,不论等多久,我一定和你在一起。当我们彼此白发苍苍时,让我陪你走过最后的日子,此生无憾。待到那时我满头白发,你也满脸皱纹,我们彼此寻得对方共度晚年。彼此搀扶,回忆旧人往事。害怕失去你的日子,不能没有你,不知来生如何,只求今生还在一起。无论等你到多久,我们努力活得更久,直到我们能在一起,不管有多久,至少我们可以在一起。我不要来生情缘,我要今生在一起。不要再说,来世如何,我只承诺今生……

  蔚蓝的天也为之动容,放低了身姿,于是便流传一段佳话,结局只还是:瑶池阿母倚窗来,黄竹歌声池地哀,江山和美人的选择题,到底是考验了谁?,可来生在哪里,我只要今生,今生我要和你共白头,不论等多久,我一定和你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