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短文
便有了灵魂的自由飞翔,流年
作者:唐春昂 发布时间: 2016-05-17

  便有了灵魂的自由飞翔,流年   一盏清灯,一首梵音,空灵缥缈的浅吟将流年的往事搁在了天边,熟不知一颗修行的心要耗尽一生的时光才能抵达,“结庐在人间,但无车马喧”将放不下的往事暂且搁在旅途的旁边,让心向着遥远的远方,走着,走着,或许痛就轻了,往事的影子也就慢慢消褪了,那儿才是心灵最安逸的归处。   

流年,好像一道道从眼前闪过的风景,无论你追赶上,还是追赶不上,它都不知疲倦,没有停嚣,也毫无顾忌的向前奔驰。什么时候心开始陷入往事的泥潭,停滞的久了,仿佛自己真得成了流年之外的一粒泥沙,就这样眼睁睁的看时光消失。   

生命啊,你毕竟是那么仓促,如烟花瞬间散尽,又好像只是在你面前一晃就是一次轮回。流年,教会我们的不仅是在茫茫人海中快马加鞭地追逐,更是独步于青山静水中的悠悠相忘。一盏清灯,一首梵音,空灵缥缈的浅吟将流年的往事搁在了天边。那些记忆中忽隐忽现的起起落落仿佛都繁华在一扇窗里,而我则成了远站在窗外看风景的人。看那些,人间四月飘飞的花瓣。读那些,情已成殇的爱恨流离。   

记忆的河流里,那些让你无法轻易忘记的人和事,要么是惊艳的暖,要么是彻骨的痛。其实,当春已滑过,当情已成空。留下的,是暖,还是痛。只要问自己的心,曾经如何待过,又该如何前行,便可安然。本以为只要学会转身,落下帷幔,并可以将烟雨抵挡,将粉末隔离。熟不知一颗修行的心要耗尽一生的时光才能抵达,“结庐在人间,但无车马喧”将放不下的往事暂且搁在旅途的旁边,让心向着遥远的远方,走着,走着,或许痛就轻了,往事的影子也就慢慢消褪了。   
便有了灵魂的自由飞翔,流年
  

远方,每个人心里不能没有的地方,一座青山,一弯新月,一枚草叶,一滴清露。那儿才是心灵最安逸的归处。一颗心选择去流浪远方,但却不迷茫,也不彷徨,便有了灵魂的自由飞翔。总是要走过这样的烟雨红尘,才知道学会相忘,也只有滤过喧嚣,避开尘世的粉末飞扬,才能与真正的自己相遇,而这样的相遇也许是一次重新开始,也或许是生命的一次重生。   

时光啊!你可以老去,当我们淌过岁月的河流时,无论你多么的精心,流年的扉页上都会落下斑驳点点,折折皱皱。   

花蕊啊!你不可以凋谢,一颗相忘的心不背负任何行囊,才能轻盈地走向远方,才能绚烂而持久的绽放,无论是在拥挤的春天里,还是在这澄澈,静远的枫叶红里。   

——來過。

  

生命啊,你毕竟是那么仓促,如烟花瞬间散尽,又好像只是在你面前一晃就是一次轮回,

记忆的河流里,那些让你无法轻易忘记的人和事,要么是惊艳的暖,要么是彻骨的痛,留下的,是暖,还是痛,一颗心选择去流浪远方,但却不迷茫,也不彷徨,便有了灵魂的自由飞翔。